有一個加拿大回流既家庭搬左去我個層
广告

一個加拿大回流的家庭上月左右搬來,

一家四口,丈夫、妻子及兩個若六七歲的小孩。

聽大廈保安說,那先生約五前被公司安排,

舉家到加拿大從事出入口生意,

後來因人事調動,回來香港,就搬進我家的隔壁。

我很少看到那先生,而太太要接小朋友上小學,與我上班時間相若,

則常常在等侯升降機時撞見。妻子長得很清秀,要用大家都能理解的方法去形容的話,

有點像郭藹明。

我和她也只有普通鄰居的輕微打招呼點頭式的交流而己。

由於常常帶著兩個小頑童,蹦蹦跳跳的,

又要牽著小的手,又要喝著大的別跑,

她總是分身不暇,我就常在侯升降機的時間,

目光在其身上盡情地游移。

已生過兩個小孩,有著人妻應有的豐滿體態。有一次,我上班,又在同層碰見了她。

她親和地對我點一點頭,眼角瞇得細細的向我一笑,

我心怔了一怔。

由於上班時間,升降機接載大量大廈居民上班上課,

燈號顯不在最高的三十五樓,恐怕還有一後時間才會到。

我一向上班預得很早,倒不擔心遲到,便以一貫的豺狼眼盡情飽覽她。

這時,她替她較小的兒子綁鬆了的鞋帶,

雪白的胸口便從低領襯衫中無意地張露了出來。

她絕不想過一個相貌堂堂的鄰居,竟原如此無禮地注視她,

完全沒有留意我,我倒就不忌諱,眼光不回避地直視著她玲瓏的身材。

為兩個小孩背書包的她,書包的重量令襯衣拉得更緊一點,體態更性感地展現開來。

替小的綁好鞋帶後,大的兒子又像猴子搬蹦跳,想用腳在牆上蹬,

還蹲著的女鄰居勸了幾句也無濟於事,

便反身想把他捉住。

豈料六歲小孩的力氣也不少,鄰居一失身,

跌撞在地上,屁股就圓鼓鼓地抬起對著我。

「哎呀」一聲,她穿的是輕便的運動裝,屁股彎起就可隱約看到內褲的邊沿形狀。

我看得傻了眼,但立即回過神來,

上前幫忙扶她一把,裝好心地幫她把小學生的書包扶回她的膊頭。

我的手持著書包帶,沿幼白的手肘至手臂一直上,直至膊頭,好不痛快。

她像為剛才的失儀用慊疚的表情對我淺笑,

「叮噹」就在此時升降機門徐徐打開了。

完全沒察覺我的惡意。 上班時間的升降機十分擠迫,已站有七、八個人。

有到超市準備晚菜的婦人,有恐旨誤時的女上班族,有到公園散步的老婆婆。

當然再怎樣說,樣貌也不及和我同層,我看上的那個。

兩個小孩和鄰居進去後,已沒有甚麼位置剩下來。

我本來時間倒



下來。

我本來時間倒不急,大可侯下一台電梯。

但我豈會錯過這一個機會?

便硬硬的迫入去。

我就正正站在她的背後。

此時電梯中各有各忙,有的玩著手機,有的發呆,加上我就站在升降機靠門的位置,

沒甚麼人注意到我。

我輕輕地聞到她的髮香,用應該今早洗頭時的檸檬洗髮水香味。

身上沒有香水,只有肉肉的味道,很樸素的人妻。

我和她兩個身軀只有十五里米左右的差距,

但要我把身向前壓,有身體接觸我又做不到。

書包頂著了。

加上一來我膽小,二來大家應該知道電梯是擠,空間還是有的,此舉實在太過猖狂。

此時我就心憤,為什麼那兩個小淘氣現就就這麼安寧呢!?

此時,大的兒子出聲了。

「媽媽,我要買薯片。」

「好,媽媽一會兒拿錢給你去買。」真和善的媽媽。聲線也很動人。

「媽媽! 我現在就要! 」孩子說。

「現在怎麼肯!?你看不到嗎,升降機很擠哦!」我在想像她在床上欲拒還迎的喊法。

「媽媽! 我要!!! 」孩子開始扭著哭。同升降機的人為之側目。

鄰居為免一個小孩而為大家帶來煩惱,沒好氣的把書包彎過手臂移到前身,從後褲袋想掏碎錢。

手一彎過來,可能她心也亂了,沒為意我這樣一個堂堂男人就在後面,不小心觸到我的那話兒。

我冷不防刺激了一下。

「不好意思。」她又一個慊意的表情。

「沒關係。」我當然這樣說。她從後褲袋掏出碎銀包,在包中數著零錢給小孩。

書包移往胸前後,她整個後背便一覽無遺了 !

我幻想在她後面全力抽插的景象。

腰部該幼的則幼,下盤該豐滿的則豐滿。

「怎麼呀,要多少?」鄰居在別緻的小包包中點算著。

「我自己拿!!」她的兒子一個躍起,想伸手搶,媽媽手被一拍,硬幣落得一地也是。

仁慈的媽媽只厲了小朋友一眼,就沒再說甚麼。

怎麼辦呢 ! 升降機雖擠,錢又不得不拾。

她迫於無奈地彎下腰,想檢拾硬幣。

升降機已擠得像沙甸魚罐頭,她一彎身,飽滿的臀部就自然送到我的那話兒處。

呀 ! 從沒感受過的刺激轟我的腦神經。

但她也許感受到撞到了我,但迫不得意也理不得那麼多,

該個撿拾起硬幣。

她每要撿拾一個幣,身子就會輕微俯前,然後又略為挺身把幣放入小包包,

固此臀部便不斷向的那話兒推送。

加上硬幣一地都是,有遠有近,她身子便在我跨前無奈扭動。

我站的正正是她後面,雞巴已慢慢地硬漲起來,剛好落入她鬆軟運動褲的股間。

硬幣大大小小二十多個,她遠的近的不斷撿拾,屁股就不地和我的那話兒磨擦。

此時我的獸慾衝

昏了頭腦,忘卻理性,腰間微微施力,向前壓去,

我的前腰與她的後股完美地接合,磨擦力更大了,暢快之感非筆墨所能形容,真想喊出來。

「叮噹」升解機已到大堂。

我心想她媽的升降機壞我好事,轉身便走。

人群也走出升降機散去。

就在此時,我回首,見原來鄰居還在執拾,

我狼心大動,用已興奮莫名的顫音向鄰居說,「太太,我幫你拾吧。」

我由不得等她答覆我,便一個箭步走到她後面我剛才站的地方,借勢幫她撿拾。

雖顯得有點過火,但雖知道,門口已站著彎腰的貴婦,加上兩個小孩,

我再企在那尷尬的那置是情有可原的。

我一個彎身,想拾一個幣,兩個身體便留膝間至肚皮,完全貼合起來。

也許她太專注了,沒留意到我多餘的動作。我見她傻頭傻腦的,不知道一個大色狼就俯在她身上,

便再借勢拾一個遠一點的硬幣,把下腰向前撞一撞,那話兒即時感到被她軟柔柔的屁股包圍。

她又繼續拾她的,身體不其然地向前後挪動,簡直跟性交沒兩樣 !

「媽媽,要遲到喇 ! 」原來兩個小孩已站在電梯大堂,吹嚷著媽媽。

「好了 ! 差不多可以了 ! 」媽媽撿拾餘下的四五個硬幣。

我眼看美的光陰就這樣便離我而去,深感嘆息。我怎捨得這圓圓的屁股呢 !

就在此時,我靈機一觸,裝著要撿在升降機角,最遠最遠的幣,右手一伸,

裝作失平衡的往鄰居壓去。她受不住我突如其來的重力,跌在地上,整個身子就盡入我懷裡。

「對不起 ! 太太 !」 就在此時,電梯門因侯客時間到慢慢地關上,留下她兩個兒子在大堂,

她要喝著 「噢,要關門了 ! 」但也來不及阻上,啪一虐門關上後,

這空間只剩下我和她兩個人。「對不起。」我連番為我的故意道歉。

「沒關係。」此時我倆身體還纏著。

我心想這一記我已經賺夠了,過了很精采的一個早上。

「怎麼辦? 」此時升降機已升到4字樓,

我故意和她打纏一番,盡情揩油,

借故找借力點站起來,在她身上點到即上地游走,

然後站起來按5字樓。 「升解機會升到最高層的,我們在這裡走下去吧。」

我還不斷回味剛才的瘋狂所為,雞巴還硬硬的。

她整理好衣衫和兩個書包,二人走出升降機往後樓梯走去。

住客大多用升降機,後樓梯本就很少人用。

我們倆沿下走,腳步聲在樓間迥響著。

我走在她身後,向著她急步的身姿,定是念著要和兩個小孩相見吧。

心想快要和這副美貌和身驅離別,剛才此等情景不知何日才復有,心有不甘。

我直視著她下樓梯時左右擺動的屁股,和我只有數級差距,

突然我眼前一黑,腦袋像跳了一下掣,我知道我要瘋狂了。我的理性已徹底戰敗了。

在梯與梯的彎位間,我用力把她推向牆。

她「哎呀 ! 」一聲,白滑的身子被貼著牆。「斡什麼?」我當然懶得回應,

一頭埋入她的後腦去,盡情嗅她的髮香。

她穿的是橡皮筋繫的休閒運動褲,我兩姆指伸進屁股的褲頭往下一拉,

便把褲與內褲一併除了下來,白滑的雙臀在我眼前展現。

「不要!!!!!!!!!!!!!」

好久沒看過女朋友以外,異性的屁股了。

雖已生兩個小孩,屁股鬆得來仍很結實,形狀很好,白滑圓潤。

我撥開她背後的兩個大書包,雙手用力地捏她的屁股。

「停手!!!!!!!!!!!別這樣!!!!」

她的臀部除我的施力而變形扭曲,

每捏一下我也盡情感受那枕頭般的觸感。左右手又不時游移到大腿和腰間。

我的下體告訴我它已耐不坐了,我左手攬著她的腰,右手把自己的褲褪下來。

她回頭看到我有所動作,怒叫︰「別這樣! 我小孩在樓下等我!! 」

這個那成道理,只會令我更加興奮,

我的那話兒青筋暴現,惡兇兇的埋進她白如雪的股溝間。

「不要!!!!!!!」她愈是掙扎,腰部就愈擺動,只會令我下體的衝擊更大,

她向後挺,想推開我的下體,

可惜本沒倒置,在她不斷的磨擦下,我那話兒更挺更大。

我把她的雙腿微張,她可能已經知道我的意圖了,

大喝: 「不要,我有丈夫有小孩的!! 」

天!! 這是每個強姦者的忌言,這句說話簡直是火上加油 !

我把龜頭向她的陰戶頂著,左手封著她的嘴。

在我掌間糢糊傳出 「不要!!!! 停手!!!!」 的字眼。

我刺激我冷汗直流,看著她掙札的下盤,我引不住了,

腰一施力,向前一頂,整根沒入她下體裡。 由於是不情願的,下面顯得有點乾,

我慢慢像鐘擺的頻率向她撞去,

我每推到底一下,她的嚎叫就更淒烈。

我右手扶著她幻眼,被淚痕弄得濕巴巴的左手封著她嘴,

全情投入她的掙札和哭聲中。

慢慢下面開始順滑,

我開始加快,在我的猛撞下,她兩肩的兩個重書包前後恍動,

盪前盪後的,書包的重量好比兩個枷鎖,令她更難脫身。

我心想︰「裡面裝的是你和你丈夫生的小孩所讀的書哦 ! 」

一想就更刺激了。

「呀 !!!!!!!!!!!停呀!!!!!!!!!!!!!!救命呀!!!!



在我掌間,喊得再大聲,音量也有限,

還有誰會老早就從五樓走樓梯呢?

我腰每拍上去,臂部就像軟墊般的抵受我的撞力,輕微回彈,

這人妻的結構真完美!

「嘩!!!!!!!!」傳來一聲哀嚎,她雙眶留下淚來,沿面頰流落我執著她嘴的左手上。

她的哭聲不減,全身扭動,

我也忍不住呻吟了起來,更出言挑撥她:

「我一早就看上你了 ! 終日也想上你,對你自慰過很多遍 ! 」

她一愕然,掙札更甚 : 「放開我 !!!!! 別這樣 !!! 你冷靜一點!!! 」

我下面的腦袋豈會聽她說,右手也由腰間在襯衣裡沿上捏她的胸。

胸雖然不太大,但十分柔軟。這是我夢寐已求的性愛對象哦 !

以往只會輕頭淺笑的鄰居,我連她名字也不知道,現在被我強暴,

發生人與人之間最親密的行為 !

我的龜頭開始發麻,她可能感到我的根部股漲,

大喝一聲: 「不要射在裡面 !!!!」

我也不管了,放開她的嘴,雙手也搭在她腰間,把她輕微拉後,

兩個書包並彭跌落地上。我身扒前,用舌頭舐她後頸。

樓梯很焗促,我面上的汗珠盡滴她的後腦。

雙手前手拉推,美人妻的腰就隨著推送到我跟前。

我兩的褲也自然地由大腿滑落到小腿。

我把她的上衣擢高,

把上身搭上去,爭取每吋肌膚和她相接觸。

在飲泣聲中我聽得出「嗚.......不要!!!!!......不要!!!.....不要. 嗚.......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很喜歡你哦。」

「不要.......停手........嗚....我對不起家人!!!!!........」

「呀...呀..........」

「放過我!!!!!!!!!!!!」

「呀...呀..........要去了!」

「不要射在裡面!!!!!!!!!!!!!!!!!!」

一下激泉從下體噴出,直射入她體內。

我軟癱在地上,撫著她的腰和臀。

看著散落在樓間的書包,我腦袋終於清醒過來....

我強姦了人!!! 糟!! 這可是刑事法!!!!

我驚惶失措,拔腿就走。在大堂看到兩個小孩仍等著媽媽,

用奇異的眼光看著我,問「媽媽呢......?」

我急步走開。

整天上班我都在憂心中度過,幻想著有警員在我家裡等著我,或找到公司來的情景。

心想我這一生就要完了,要在牢獄中過。

但這一切終沒有發生。

到第二天,星期五上班時間,我又看到鄰居一家了。

小孩還是蹦蹦跳的。

這天,爸爸也在,對我淺笑打個招呼。長得像郭藹明的妻子只尷尬地回避我的目光。

今天的升降機也很多人..........




广告
广告